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陆老爷子的一番话,把一屋子的人都逗得哈哈大笑。而此时,远在大山里的小布天正不高兴的撅着嘴巴整理着自己的行李。

    布爷爷看着在那里生闷气的孙子,“咋,第一次出远门,还害羞嘞,怂货!爷爷不是跟你说过,进了城,你陆爷爷就会派人接你嘞,你还担心个啥!”

    小布天说“爷!俺不是担心自己嘞,俺是放心不下爷嘞!从小到大俺就没离开爷,这次出去,家里就剩爷一人嘞,俺···俺是不放心您嘞!”

    爷孙连说着家乡的土话,祖孙情深。

    布天爷爷笑道“哈哈,小天真是爷的乖娃,爷的孙子长大了,爷不能老拴着你吧,外面的世界很大,你要去看一看闯一闯,将来成就一番事业,再给爷娶个漂亮的婆姨,咱布家就靠你来开枝散叶嘞!爷这你不用担心,爷也没有七老八十走不动道,你不用放心不下,安心在城里,好好地,爷就高兴!”

    布天走到爷爷身边,“爷,那您一定记着,不能吃凉的,黑下勒,就早些睡,白天少看些病人,别累着自己勒,天儿一放假就会来看爷!”

    爷爷爱惜的抚摸着布天的头发,“行,爷都听天儿的,爷每天只看20个病人,天一下黑就回屋睡觉,可行勒!”

    布天钻进爷爷的怀里,久久不肯离开,爷爷拍拍布天的虎背,行勒,都长成大小伙子勒,还赖在爷怀里,走勒,一会赶不上车勒。

    “爷,那我走了,您多保重,记着,少喝点酒,别吃辣的,您胃不好,夜里凉,多盖些被子,别吃凉的,生的东西,黑下勒早些睡。”

    布天爷爷眼泪婆娑的挥着手说道,好好照顾自己···别不舍得花钱,到了,给爷来个信儿···

    坐上了开往省城的公交车,布天坐在车里想着,从小到大,爷爷为自己吃了太多的苦,爸爸妈妈现在都不知道在哪儿,12岁那年他们回来过一次,才知道,爸爸妈妈是解放军,爷爷告诉他爸爸妈妈在为国家做着很秘密的事,不方便常回家,等你长大了,娶了媳妇生了娃,他们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在布天的心里,爸爸妈妈只是个影子,只有爷爷是他最亲的人。

    爷爷就是他的爸爸、妈妈!记得,8岁开始跟着爷爷学习医术,自己看的那些医书,摞起来都快由他高了,记得住再多的药方,药理,可是有些病症医书里的药方根本治不了!

    要不是那次采药,进了哪个山洞,自己就不会10岁就能给人看病,而且有时候开出的药方就连爷爷都目瞪口呆。爷爷哪里知道他的奇遇,就是那次,山洞里的水潭,一个闪着金光的盒子···

    布天还以为是一大块金子,等他捞出来一看,原来是个铁盒子,盒子上刻着奇奇怪怪的花纹,布天也看不明白,可当他想把盒子放回去的时候,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。只见盒子金光一闪,慢慢的自己打开了···布天一看,盒子里面是一本金色书皮的古书。布天小心翼翼的拿在手上,只见金光一闪,四个亮红色的大字出现在布天的眼前---‘道公神卷’!

    布天疑惑了,道公?道公是谁,历史上有这个人吗,道公···道公···布天一下想道,不会是‘医神’大道公吧!

    不可能!不可能!那都是神话故事,现实里哪会有这些东东。可当布天翻开书的第一页----突然,一道灵光瞬间就钻进布天的眉心···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金色十字,出现在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