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离那一夜已有七日,夜沧澜也渐渐熟悉了自己的身份,哪怕失去了记忆,但他处理起事情来倒是一如既往,让人看不出半点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梨许已经搬进天穹殿好几日的时光,可这几日夜沧澜并没有主动去见过她一次。

    每一天都是她亲手做了糕点端过去,夜沧澜的眸子淡淡,里面没有恨也没有爱,和她的距离也像是和陌生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夜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今天她又特地做了灵草花露端过来,用灵草熬制十二个时辰,火候要一直一个样子,大一点小一点都不会成功。

    她做这么多只是想要夜沧澜看她一眼,并且告诉她他很喜欢,哪怕是笑一笑也好。

    “梨许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梨许的话都还没有说完突然被他给打断,脸上表情有些难堪。

    “你是金霆女皇,你已经在冰羽逗留了近半月的时间,金霆便没有政务?”夜沧澜搁下笔墨抬头看着面前的女人。

    梨许放下自己的架子,一国之尊纡尊降贵来给他做糕点,哪怕是他开心笑一笑也好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天自己不管做什么,他最多只是看上一眼然后告诉自己他不爱吃。

    “金霆有太子,皇弟如今也满了十五,已经能够独立的处理政务,我也想要好好锻炼一下他。”梨许压下心中的不快认真回道。

    夜沧澜脸上的表情仍旧平淡,随手拿起了一本折子,口气淡然道:“若是我没记错,当年你继位的时候你父皇只是让你暂时接管皇位一职。

    等你皇弟到了十八岁再由他接管,如今他已是十五,还有三年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没错。”梨许表面没说什么,但心中已有些惊叹,才短短七天的时间,夜沧澜居然已经了解了这么多的情况。

    虽然灵轻也告诉过她夜沧澜没有寻找禅舒的意思,对以前的感情也不怎么理会。

    梨许本来应该是高兴的,可他越是冷漠梨许心中就有隐隐有根刺,那根刺如影随形,一直扎得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正如纳兰霆一开始说的那样,夜沧澜就是夜沧澜,如果他发现了之前的事情都是自己做的,那他……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夜沧澜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梨许对上他那一双清明的眼神,仿佛他早就知道了这一切,那双可以洞察一切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没,我只是在想你问这句话的意思。”梨许赶紧收敛心神。

    原以为只要除掉那个女人,夜沧澜又彻底忘记她的话,自己和他就能够重新在一起,他一定会爱上自己的。

    她想了那么多,做了那么多,可最后的结果却是她虽然能够陪在他身边了,然而每天却是如履薄冰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他仍旧那么睿智,尤其是那一双眼睛仿佛随时都能够看透自己的心,她没有哪一天是敞开心扉的。

    原来自己能够算计天下,唯独没有算到夜沧澜,他就是自己手中的变故,怎么都不会让自己顺心如意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淡淡,好似自己从未进过里面,他在意的还是冰羽,除此之外再无其他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