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龙扬脸色刚毅而涨红,双目凶狠地平视着前方,尽管木头被拦了住,他还是执拗地继续奔跑,连带着把吴剑皓也推着一起跑。

    “龙扬!”吴剑皓来火了,用力一推,强行将木头卸下来,“到底怎么回事!你跟兄弟我说说,我也能帮你分析分析啊!”

    龙扬喘息着,木头掉下来也不管不顾,双眼一点焦距都没有,两腿机械地继续往前跑。

    吴剑皓气得咒骂一句,又追上去,倒着跟他跑:“两个人谈恋爱多多少少都会有矛盾,有矛盾了就解决矛盾嘛,你这样虐待自己就能有用了?”

    “在我看来,郁医生挺好的一女孩,人家能看上你,你就偷着乐吧!男子汉大丈夫,大度一些,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,低低头,哄一哄,死皮赖脸一点,女孩子肯定就顺着台阶下了!只怕你这臭脾气,人家不高兴你不哄就算了,没准儿比人家女孩儿气焰还大,那样怎么行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一起战友这么多年,吴剑皓对龙扬还真是了解!

    听了这话,龙扬好像突然开窍了,抬起汗淋淋的眼皮,冷冷地瞥了眼,“什么是原则性问题?”

    吴剑皓听他终于肯开口了,大喜过望,眼睫挑了下又转过身来跟他一起跑,“原则性问题,当然就是涉及人品道德的,触犯法律的,还有,触犯咱军规的也不行!”

    “但我觉得,郁医生不可能做出触犯法律和军规的事。可是她的人品,我觉得也没问题啊!”吴剑皓说完很奇怪,又瞥了龙扬一眼,“是不是你臭脾气又犯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!”像是被戳到痛处,龙扬冷硬地反驳。

    吴剑皓见他还是有话要说的,一把拽住他,痛苦地龇牙喘息,“我说你别跑了行不行?我给你当一回爱情导师容易么我?还要被你体罚!走!那边坐着去,好好聊聊!”

    这一次,龙扬似乎妥协了点,任由着吴剑皓把自己拽离了训练场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钟,阳光依然很毒,不过对于他们这群军营里的热血男儿来说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找了个小山包坐着,吴剑皓抹了把汗,才问:“到底怎么回事啊?你跟我说说,我帮你分析分析,我保证不跟第三个人讲。”

    龙扬似乎有点怀疑,盯着他瞅了几秒。

    吴剑皓举手,昂首挺胸:“我以军人的名义起誓!”

    龙扬落下眼帘,耷拉着头,淋漓大汗在他高挺的鼻梁上聚集,滴落在脚下的土地上。

    沉默了好一会儿,他才低低闷闷地开口:“今天她朋友生日,叫我去……我早就答应了,就去了……吃饭时,一个男的喝酒,就把手搭在她肩膀上,她没甩开,我看着不爽,把那男人的手一把拧开了,然后——”

    如果此时有特效,吴剑皓的脸上一定有一排黑线!

    “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就把人家打了?!”

    “我没打!”确切地说,是还没来得及。若不是郁柔揽住了,他的确想打的。

    对于那种登徒子似得男人,不打更待何时啊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